<var id="t1ljd"></var>
<cite id="t1ljd"><span id="t1ljd"></span></cite>
<cite id="t1ljd"><noframes id="t1ljd">
<var id="t1ljd"><strike id="t1ljd"></strike></var>
<menuitem id="t1ljd"></menuitem><cite id="t1ljd"><strike id="t1ljd"></strike></cite>
<var id="t1ljd"><strike id="t1ljd"></strike></var>
<var id="t1ljd"></var><var id="t1ljd"><strike id="t1ljd"><thead id="t1ljd"></thead></strike></var><var id="t1ljd"></var>
<var id="t1ljd"><strike id="t1ljd"></strike></var>
<var id="t1ljd"></var>
<var id="t1ljd"><strike id="t1ljd"></strike></var>
  • 當前位置:首頁
  • 城市觀點

蔡昉:老齡化第二個轉折點將至,會帶來哪些影響?

來源:新華思客 發布時間:2021-05-12 點擊次數:207

5月11日,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公布。數據顯示,與2010年相比,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5.44個百分點。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未來一段時期將持續面臨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壓力。

對于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影響以及如何促進人口均衡發展,作為長期研究人口問題的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學部委員蔡昉近日在發表演講時表示,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到達峰值,形成老齡化的第一個人口轉折點,與之伴隨的是我國經濟遭遇了供給側沖擊,但當時需求因素保障了經濟潛在增長率的實現。而接下來,在2025年之前,中國會出現總人口峰值,這是老齡化的第二個轉折點。他指出,總人口峰值下的老齡化將通過三個效應抑制消費。

對于如何促進人口均衡發展,蔡昉說,這需要破解一個世紀性的難題,即靠什么提高生育率。不能指望生育率的實質性回升,但是,優化生育政策特別是加快推進自主生育仍然是有意義的。

本文根據發言內容整理:

老齡化的第二個轉折點或于2025年到來

我們已經看到,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到達峰值,形成老齡化的第一個人口轉折點。接下來,不會超過2025年,中國又會出現總人口峰值,也就是老齡化的第二個轉折點。

2010年勞動年齡人口達到峰值之后,我國經濟遭遇了供給側沖擊。我們預期,下一次的總人口峰值前后,我國經濟將會遭遇嚴重的需求側沖擊。目前的關鍵問題在于,這一需求側沖擊會不會因為新冠疫情這一周期性沖擊而提前到來。

總的來看,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到達峰值并開始負增長,逆轉了勞動力供給、人力資本改善、資本回報率以及資源重新配置,導致潛在增長率下降。有意思的是,在2011年之后,我國在經濟增長減速的過程中并沒有遭遇需求側沖擊,需求因素保障了潛在增長率的實現。但是,即將來臨的下一個轉折點,可能恰恰就是來自需求側的沖擊。

事實上,需求側的沖擊也可以因供給側轉化而來,比如比較優勢下降導致出口沖擊,投資意愿也越來越弱,增長減速也會減緩收入增長,造成消費不振。老齡化的第二個人口轉折點越來越加劇對居民消費的抑制??偟膩碚f,老齡化通過三個效應產生抑制消費的影響。一是人口總量效應。人口就意味著消費者,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人口增長快,消費就會增長快,人口負增長,消費也許就會負增長。二是收入分配效應。高收入人群的邊際消費傾向低,低收入人群的邊際消費傾向高,如果收入兩極分化,總消費傾向就低了,就會發生過度儲蓄。三是年齡結構效應。老齡化趨勢的不斷發展將會直接導致抑制消費的自然傾向,對此我們可以利用一項城鎮住戶調查數據做出分析。

我們來觀察圖1,認識這些效應。如圖所示,勞動收入只有在20-60歲之間的勞動人口中產生,而消費卻是終身都在發生。但是數據顯示,青少年時期的消費反而最高,因為老齡化趨勢意味著孩子的稀缺,這時候稀缺規律就會發生作用,不僅使父母、祖父母樂于為孩子花錢,也引導市場和社會把孩子的養育和教育成本大幅提高。但是,孩子的人數卻不斷減少,不足以支撐消費增長。在勞動年齡人口創造勞動收入的階段,因為需要繳納養老保險,同時需要做預防性儲蓄,還要給孩子花錢,所以這一階段的真正消費一點都不高。正在工作的中年人,一方面,因為其繳納的養老保險是現收現付,相當于直接支付給了現階段的退休人員;另一方面,因為知道人口撫養比正在發生變化,目前的中年人將來退休時養老保險可能不再是相同模式,因此他們還需要做預防性儲蓄,進一步影響消費。老年人的收入水平低、邊際消費傾向低,因此他們的消費自然不高??梢?,老齡化通過所有年齡段即全生命周期影響消費增長,這就是我們未來可能遇到的情況。

圖1 分年齡勞動收入與消費支出 

如何促進人口均衡發展?

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需要破解一個世紀性的難題,即靠什么提高生育率。 圖2中藍色的曲線代表各個國家和地區的總和生育率水平,有的國家和地區仍然高達3-4甚至6-7的水平,也有的國家和地區已經在2-1的更替水平之下,甚至還有少量在1以下的。但是聯合國進行的生育意愿調查顯示,無論在哪類國家和地區,詢問的結果都認為生兩個孩子最好。也就是說,人們實際生孩子的數量與其生育意愿是不一致的。

圖2 各國生育率水平與2.1的更替水平

汗牛充棟的文獻表明,生育率下降的趨勢幾乎是不可逆的。近期《柳葉刀》的一篇文章指出,婦女受教育程度和避孕手段的可得性,可以解釋80%生育率下降的原因。這兩個方面都是社會進步的表現,因此客觀上既不會逆轉,主觀上也不應該逆其道而行之。因此,我們只能在剩下的20%因素當中想辦法。最近有研究表示,因受到環境污染、生存壓力等因素的影響,人的生育能力也大幅下降。由此來看,能夠阻止生育率下降的辦法似乎已經所剩無幾。另外,大家都對最近央行幾位年輕人寫的工作論文比較關注,我也看到這篇論文引用了一篇多年前《自然》雜志上的文章。該文章表示,當一個國家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HDI)達到足夠高的水平時,生育率又會上升。

總的來說,我們不能指望生育率的實質性回升。但是,優化生育政策,特別是加快推進自主生育仍然是有意義的,因為我們的目標不是回到很高的總和生育率水平,而是追求盡可能向2-1這個更替水平以及生育意愿水平靠近。最緊迫的問題就是努力在降低孩子的生育、養育和教育成本方面,推出真金白銀和精準到位的硬措施。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學會跟老齡化共舞,通過完善終身學習、反勞動力市場歧視、提高勞動參與率、建立更普惠的養老保險制度等,收獲老年人口紅利

       作者:蔡昉(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學部委員)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15343號-3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_我高潮了男友不停继续弄_72种啪啪姿势大全_白洁一夜挨5炮_真人牲交视频_陪读装睡屁股转过去让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