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abel id="pebbt"><del id="pebbt"><pre id="pebbt"></pre></del></label>
    2. <meter id="pebbt"></meter>
        
        

        • 當前位置:首頁
        • 城市觀點

        從國慶數據看消費為何不振?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發布時間:2021-10-12 點擊次數:12848

        暑假局部疫情后,公眾對今年國慶的出行充滿期待,市場也對8月消費同比增長數據接近“腰斬”后,國慶消費表現能否“反戈一擊”寄予厚望。

        數據顯示,今年國慶旅游和消費并沒有市場認為的那么樂觀,與春節、清明節等前幾個主要節假日相比,消費繼續走弱,主要呈現以下特點:在散發疫情和部分地區“就地過節”的倡議下,今年旅客發送量、國內旅游出行人數,與2019年同期比均減少了近1/3;國內餐飲繼續恢復,但由于其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下稱“社零總額”)的比重低,餐飲恢復對社零增速難有大的提振;國慶長假的零售表現弱于勞動節,在8月社零當月同比增速從上個月的8.5%大降到2.5%的基礎上,消費很難在短期內出現大的好轉。

        新冠疫情后,中國經濟的表現可謂一枝獨秀,但在國內各終端需求中,消費恢復最慢。制約國內消費恢復最大的因素可能在于,中國家庭部門實際的償債壓力超過大多數發達國家,而疫情沖擊又放大了這種壓力。這可從償債比率、償債負擔兩個角度看:

        償債比率即家庭部門的應還債務本息/可支配收入。參照國際清算銀行采用的債務剩余期限(18年),采用個人住房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作為債務利率,可算出2020年中國家庭部門的償債比率為15.0%,在國際清算銀行公布數據的所有17個國家中,這一比率和挪威持平,高于其他16個國家。償債負擔即居民債務/可支配收入。2020年中國家庭部門的償債負擔為137.9%,高于英國、法國、日本、美國、德國和意大利等主要發達經濟體。

        新冠疫情放大了中國家庭部門的償債壓力,導致預防性儲蓄上升,可支配收入用于消費的比例下降。4個季度移動求和的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人均可支配收入,在新冠疫情暴發后快速回落,2020年四季度見底。今年二季度的最新數據為67.2%,仍比2019年四季度低了2.9個百分點。

        未來消費大概率只會溫和修復,難以在短期內大幅好轉。政策需從短期和長期兩個維度,來推動消費更好發揮其穩定經濟運行的“壓艙石”作用。

        短期措施包括推進重點領域消費、完善消費基礎設施、考慮定向發放消費券等。9月16日,商務部印發通知,對汽車、家具家電、餐飲等大宗重點消費,以及線上消費、綠色循環消費等新型消費作了部署,同時要求優化提升消費平臺載體。

        與短期措施相比,通過長期政策在根源上提升居民部門整體的消費能力和消費意愿更為重要:

        一是,繼續落實“房住不炒”,維持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避免家庭部門的償債壓力進一步激增。

        二是,穩步推進“共同富?!?,提高家庭部門整體的邊際消費傾向。當然,推進“共同富?!?,不應該以犧牲效率為基礎,也應加強與其他體制機制改革的協調。

        三是,通過穩定就業市場、改善和主要貿易伙伴關系、推動國內關鍵領域改革等,提振居民信心。

        四是,后續可以考慮“穩貨幣+寬財政”的政策組合,做好跨周期調節,避免經濟過快滑坡。在美聯儲即將開啟貨幣政策正?;谋尘跋?,中國貨幣政策寬松空間不大,但可在財政政策上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包括考慮拓寬地方政府專項債的使用范圍、重大項目適度前移、繼續定向支持中小企業等。

        中國經濟行穩致遠,千家萬戶才有信心、有能力、有意愿消費。

        (作者為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15343號-3 |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9690號
        亚州AV
        1. <label id="pebbt"><del id="pebbt"><pre id="pebbt"></pre></del></label>
        2. <meter id="pebbt"></meter>